中国教体网

“三送”组长李豫玲:吃百家饭 知百家事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2-07-14 17:47:21 浏览量:824次

“三送”组长李豫玲:吃百家饭 知百家事

“李组长,今天又要去哪个老表家啊,我家的樟梨树结了好多果子,过来尝尝吧。” 李组长每次走在路上,几乎都会遇上这样的场景:老表热情地邀她到家里吃果子,她笑盈盈地婉拒——“不去了,曾大姐。回头我帮你摘果子,今天村里的大学生回来了,我赶着给她去送帮扶款呢。”

李组长名叫李豫玲,是江西赣县政府办驻旱塘村“三送”工作组的组长。2010年,根据江西省委“万名干部下基层”的要求,赣州市委提出“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的“三送”计划,让每个干部都到农村听取民声,服务百姓,为基层群众排忧解难。

自今年2月来到旱塘村,李豫玲几乎与所有的村民都打过交道:她帮村里的太空莲种植大户争取补贴金,为返乡创业的农民工找销路,给老红军家属打扫卫生。老表家里的公鸡啄伤人,她还跑过去解决邻里纠纷。

旱塘村每户人家的院门口都贴着“三送”小组的联系方式,为此,她的手机从不离身。一个电话,李豫玲就可能得从村西头跑到村东头。“旱塘村有625户人家,2592口人,每家有什么困难,我们搞‘三送’的都得管。”李豫玲说。

“三送”小组的其他组员说:“李组长每天都闲不住,不是在老表家,就是在去老表家的路上。”

记者跟着李豫玲来到旱塘村北边的刘财福家。刘财福的女儿刘莹在赣南医学院读专科,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上学的学费都是申请的助学贷款。刘莹明年毕业,这个暑假要决定毕业后的去向:找工作还是继续念本科?她怕家里供自己上学负担重,想毕业以后赶快挣钱。

“刘莹如果念完专科找工作,可能只能去乡镇卫生院,可如果念完本科,就可以去县里的医院上班了。她读书那么用功,专升本肯定没有问题,如果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差放弃了升本科的机会,我觉得太可惜了。”李豫玲边说边从皮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帮扶款,塞到刘莹手里:“我们‘三送’小组的每个成员都要帮扶一个困难学生,这600块钱是我自己的一点心意,你读书那么辛苦,平常又省吃俭用,这个钱你拿去补贴一下伙食吧。”

她拍着刘莹的肩膀说:“如果自己想念,就念个本科吧,将来找个好一点的工作,你父母也省心了。”

刘莹手里攥着那600块钱,看看李豫玲,又看看父亲,默默地点点头。

走出刘财福家,李豫玲神情有些凝重:“我要替她想想办法,看有什么企业愿意帮忙。村里就这几个念书的,总得让他们安心念完啊!”

她一边赶往下一个老表家,一边说起自己刚来旱塘村时的经历。

她第一天去老表家了解情况就吃了“闭门羹”。去的时候,那户人家的院门开着,屋里的门虚掩着。她走进院子,站在门口敲了几下,说自己是“三送”小组的,想进来聊一聊,看看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女主人打开门看了她一眼,就把门从里面锁了起来。

“我很纳闷,隔着门说明来意,可她就是不开门,站在里面也不说话。”

“那你后来怎么办的?”记者问。

“我当时很不甘心,刚来村里工作,第一户就遇见这种情况,后面的工作怎么开展啊。就算不让我进去,也得让她知道我的来意。我当时看到她家院子里的桶没水了,就放下手里的材料,把桶里的水接满,还把院子打扫了一遍,她一直站在窗户前看着我。干完活儿,我把手里的‘三送’材料放在板凳上了,然后掉头准备走。刚迈了几步,就听到屋门开了。”

“当时很有成就感吧?”记者说。

“是啊,其实后来发现,村里的老表都很单纯,一开始会有戒心,有什么心里话、有什么难处不会跟你说。你去家里了解情况,老表都会很客气地说家里一切都好。慢慢地,你跑得勤了,每次去都帮他做点什么,他就会放下戒心,信任你,和你做朋友了。”

李豫玲说自己就是本着“先交朋友后办事”的态度,走遍了全村600多户人家。现在,哪家老表从鱼塘里捕了鱼,哪家的果树结了樟梨、枇杷,都会叫李豫玲到家里品尝。

“你怎么让老表们给你说自己的难处啊?”记者问。

李豫玲笑笑说:“很简单,我们‘三送’小组的每个成员都有几项固定的任务,第一项就是吃满100家以上的家常饭。这百家饭只要你吃够了,每家有什么难处,也就差不多了解清楚了。”

中国教体网
CESN简介 会员注册 网站声明 广告服务 广告资费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中国教育体育网www.cesn.cc    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22993号
Copyright ©2010-2013 www.cesn.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