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体网

失控的质疑伤害了谁 小传旺已不是主角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2-07-19 17:46:19 浏览量:866次

编者按:“网络暴力”不是个新鲜词,但随着微博客等即时性、互动性更强的新技术的应用,近年来它有愈演愈烈之势。从谩骂、挑衅,到抹黑、恶搞,再到人肉、约架,网络暴力损害了对事情本身的关注,妨碍了普通网民的知情权,阻碍了一个有理想能思考的理性社会的孕育和成长,逾越了法律的边界甚至道德的底线。

互联网已经成长为社会重要的互动平台,质疑是公民社会进步不可或缺的精神,怎样在“理性、尊重、有边界、有底线”的网络守则下,拒绝网络暴力,不要让它伤害这个平台和这种精神?即日起,我们将刊登“拒绝网络暴力系列报道”,对此进行剖析,展开讨论。敬请关注!

被工友用充气泵击伤、得到公益救助的13岁男孩杜传旺还躺在病床上。他本该是这场“救救小传旺”的网络爱心传递中绝对的主角,但是,一场失控的质疑浪潮和弥漫其中的网络暴力,却使一切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淹没

7月11日18时15分,公益组织“天使妈妈基金”对小传旺伸出了援助之手。“我们已和当地医院取得联系:孩子已做造瘘和肠道修补,休克昏迷达8天,后出现多脏器功能损伤,现已醒来3天。出现面部皮肤坏死、耳前皮肤坏死,意识清醒。气管已切开,没上呼吸机。医生担心皮肤感染后出现败血症。现正在联系家人转北京救治。”

短短数个小时,这条微博转发量高达4.7万多次。

7月12日17时许,小传旺被从山东省夏津县送入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截至7月14日,小传旺的父亲收到26万元捐款,“天使妈妈基金”收到的捐款突破60万元,人们在网上祈祷孩子尽快脱离生命危险。

这原本是一次皆大欢喜的爱心救助。但7月13日13时21分,事情急转直下。

那一刻,北京金融业投资人夏萨沙到八一儿童医院,发出了一条质疑微博:“我怒得全身发抖了……杜传旺家人从昨天下午到北京开始就没再见到过孩子,也没见到任何基金会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惹基金会,不敢转院怕不给医药费,只好在医院门口坐着。一开始公布的杜爸银行账号根本不在家人手里,而是基金会办的。杜爸是智障人士,是站在我右边的舅爷在跑……天使妈妈,你们算完了。”

这条微博顿时引爆了网民的质疑,至今为止转发量是4.3万多次,评论1.2万多条。网民几乎一边倒地表示震惊,立刻指责公益机构是“骗钱的人渣”、“畜生”、“该死”、“必遭天谴”……

中国青年报记者初步统计,微博发出10分钟之内的前200多条评论中,超过两成的网民出口成“脏”。此外,还有网民发出这样的“呐喊”:“抄了基金会老底”,“人肉搜索‘天使妈妈基金’ ,抓出来打死,打死之前把钱给我们吐出来!”

实际上,最早的不同声音在21分钟后就出现了。13时42分,微博名“本欲无言”的志愿者说:“你开什么玩笑,昨天下午我是亲眼看见天使妈妈的人和传旺爸爸沟通商量孩子治疗的事,移交病历,交代注意事项,还一再要求孩子爸爸不要关手机,不要远离。你这么造谣是什么意思?想出名想疯了吧。”

但这条解释的微博转发量只有11次,评论只有12条。

17时29分,“天使妈妈基金”发起人之一的“天使妈妈莉莉”也发出了现场照片:“这是我们的天使妈妈徐蔓和孩子家长昨天在医院办理相关救助手续的图片。证明说天使妈妈人员没在医院完全是无稽指控。”至截稿时,这条微博也仅仅被转发228次。

这些不同的声音被淹没在数百倍的质疑声中,“无力挣扎”。

拉进黑名单

7月13日,夏萨沙的前述微博被认定为不实信息,“港怂萨沙”被扣除信用积分10分,禁言30天,禁被关注30天。

但出人意料的是,网民此后的质疑反而愈演愈烈:“为什么要送到北京?天使妈妈团队为什么选择送到八一儿童医院?为何不去更顶尖的医院?是否有利益勾结?”

7月13日23时,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医生于莺刚陪着女儿睡下,手机就响了。“一名记者问我,转到北京的那个男孩协和可不可以接收,我告诉他,协和没有儿外科,接收不了。”这条没有立场、没有色彩的普通微博,也未幸免而成为部分网民喊打喊杀的平台,各种粗口充斥在评论之中。

7月14日9时59分,公益人士邓飞在微博上说:“我做大病医保前调查过各救援团队,北京顶尖医院床位争夺打破头,无可能长期支持公益救援,并非每一病孩都有传旺如此轰动。救援团队能团结的是中等或中上医院。欢迎高端人士带来顶尖医院。”

有网民认真搜索了关于八一儿童医院的资料,发现网上有很多对医院的投诉,因此觉得它不是好医院,故判断将小传旺送到该医院背后有猫儿腻,“但问题是中国哪家医院在网络上没有投诉呢?”邓飞说。

“之前天使妈妈不及时公布小传旺的病情,质疑者会问:是不是虚假救助?后来,病情、伤情照片公布了,他们又质疑这是不顾孩子隐私,故意博取大众同情、骗取捐助。”

“截止到7月17日,小传旺在八一儿童医院共花费医疗费用35772.16元。欢迎监督!”“天使妈妈”目前在微博上更新着治疗费用公示,并附上了医院计费电脑屏幕的照片。

但网民仍然质疑:“为何不是打印票据?”“弄一个还没有保存随时都可以修改的电脑表格就想糊弄大家了?我们要打印出来的完整清单!”

质疑发展到第三天,对意见不合者,不少网民干脆不再辩论,直接把对方拉进自己的黑名单,“眼不见为净”。

质疑的网民认为:“任何人做一件事情如果没有利益的话,是违背人类的天性和自然发展规律。”网民“本欲无言”感慨说:有些网民最喜欢做的就是先给自己贴上“质疑者”的标签,好像只要是质疑者,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正确、可以免责的,然后再给不与他们保持一致的网民贴上“水军”的标签,这些“水军”说什么都被认定是在替被质疑者辩护,要钱不要良心。

小传旺已不是主角

在这场质疑浪潮中,“最悲剧”的是齐鲁电视台主持人王羲。她是在微博上最早披露小传旺遭遇的网民之一,其微博被转发达37万次之多。但随后有网民质疑:“你为什么要夸大事实,耸人听闻地喧嚷‘高压充气枪塞入肛门充气’?山东警方的法医在6日就得出了结论:只是对着肛门处充气,不是塞入。”

此后,有网民发现王羲曾代言不孕不育医院等诸多广告,爆料称王羲“曾当小三”,王羲的现任丈夫出面为妻子说话……7月16日凌晨,王羲删除了她的所有微博。

由救助小传旺而起的质疑与争论,渐渐失控,已远远偏离原本的主题。“遇事必质疑”,网络上过分弥漫的不信任情绪,以及在这种质疑声中充斥的谩骂,已结出畸形之果。

“杜传旺小朋友显然不是整个事件的主角了……这就是‘围脖’江湖。希望有一天,知道每一笔钱都用到了受捐者身上。”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芦径发出的感叹,也许正是这一事件恰如其分的注脚。

网民“北京厨子”发出了无奈的声音:“各位质疑派,其实说到底,我,或者包括上帝在内,真的永远无法证明天使妈妈没有跟医院串通一气、中饱私囊。就如同其实是没有任何方法确证《三重门》真的是韩寒写的,而不是韩寒他爸写的一样。既然如此,那么……怎么办?求答案。”

“在这里说话的人,有几个真的是关心孩子?有几个是在给自己炒作?有几个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如果再有这样不幸的孩子,是否还有机构会站出来面对这些?是否还有人愿意奉献时间、精力和尊严,来组织救助?下一个孩子的命运又会如何?”网民“文静儿儿”反思道。

中国教体网
CESN简介 会员注册 网站声明 广告服务 广告资费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中国教育体育网www.cesn.cc    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22993号
Copyright ©2010-2013 www.cesn.cc All Rights Reserved.